全球脑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5|回复: 0

杯具破题 自由综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4 18: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杯具破题  自由综艺
提交者  刘炜  高级工程师
蛋糕问题
作者  郭伯文
       先“做大蛋糕”,还是“分好蛋糕”,这是个问题。不做蛋糕怎分蛋糕,似乎很唯物、很逻辑,上了理论高度。但若以古今中外的各种社会实践检验之,结果却十分吊诡。
  中国历朝历代开初,天下初定,统治者总要先颁布些“均田令”之类的分蛋糕国策;“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继续让利,还是分蛋糕。然后才有可能出现文景、贞观一类的“之治”和开元、康乾一类的“盛世”。蛋糕于是巍巍乎其大。
  西方历史没有这么厚重,倒是其“公司”制度源远流长可为一说。若干人合计着办公司做蛋糕,大家出钱出力之前最要紧的是制定章程:股份,理事,责任,义务,风险,红利……分法搞掂,签字画押,方才各展拳脚,为做大蛋糕而奋斗。以至于几百年来乌泱泱涌现的这个邦那个国,像极了公司,大号的而已。只不过章程换成庄严一些的宪法、宪章等词汇,其实都是关于如何分蛋糕的“根本大法”。
  或曰:先做大蛋糕再人人多分一点,岂不美妙?然世间之想当然,莫过于此。
  但凡“盛世”,昙花一现的蛋糕不可谓不大,都大到“朱门酒肉臭”了,只不过“路有冻死骨”也日益常见;与发达国家荣景相映衬的,是数不清的贫民窟和非洲之角的饿殍遍野——即使蛋糕大大的西方内部,越来越多人也因蛋糕问题而闹出希腊、伦敦街头故事。呜呼!蛋糕再大,其分法可讲“普世价值”?
  万物运动,蛋糕亦然。“均田”的同时,土地兼并和财富两极分化的蛋糕运动就开始其新一轮的规律性循环。蛋糕做大到极致,分化也趋于极致,有人坐拥金山,更多人立锥无地。让既得利益者无偿让渡蛋糕,从来就不是温良恭的请客吃饭,而是虎口夺食,之惨烈之凶险,足以打烂一切蛋糕。
  “政者正也”,是说分蛋糕而非做蛋糕吧?公平公正了,蛋糕会有的,也会大的。分蛋糕才是最大的政治。蛋糕运动不息,分蛋糕行动不止——务必遏抑其两极分化。否则,越是大了,越是问题蛋糕。
  (登于2011年8月15日《闽西日报》2版)
    尊重历史、尊重艺术的完整性和意义的生命力,技术层面讲,是不会讲一个清楚的故事;意义层面讲,尚没有觉悟到电影等的美丽画面必须要由深刻的灵魂注入生命,才能真实,才能生动,才能真正产生艺术的感染力。
       因一案件而失去了一切;但与此同时,他才有机会认清法律真义及生命价值。他在一无所有的窘境下,继续研究该案,先起诉的部分上诉时间就长达六年。手上已握有足够证据,非常笃定能打蠃官司,然而情况愈来愈糟,他追寻真相的同时,金钱、感情、友谊等皆被耗尽,不但一文不名,并身体精神受到严重伤害。本着公平等信念,在不健全的社会、民主制度下为反人类、高科恐怖、战争、腐败、酷刑、人体实验等犯罪受害者、被压逼者争取权利,与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博弈,维护法律、人权。“我眼睁地睁看见一个人濒临崩溃。”作者回忆的一部分:“那是个无底洞,所有接近它的人都必须接受它的考验,它考验你的认知、信念、选择,迫使你检验自我的价值、感情,真理的必要性,这是此案最迷人之处。”
    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尔在中国有一定的知名度,他的一句话“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人,都还有最后一种自由:选择自己态度的自由。”这是他做为一个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的感悟。他写的一本书《追寻生命的意义》,这本讲述他的集中营生活的书让我发现了他的另一个让我敬佩的地方。在书中,他写道:“仅仅知道某人是集中营的看守,或者是囚徒,是远远不够的。人的善良本性存在于所有群体之中,甚至在那些作为一个整体容易受到谴责的群体中。群体之间的边界是相互交织的,我们不能说这些人是天使,另外一些人是恶魔,从而使问题简单化。当然,一些看守和工头不顾集中营的影响,仍然能够善待囚徒,当然是一种相当大的成就。另一方面,一些囚徒对他的同伴恶语相待,确实令人可鄙。”,“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上存在着两类人——高尚的“种族”和下流的“种族”。任何地方都可以发现这两类人;他们渗进了所有的社会群体。没有任何群体完全是由高尚的或下流的人所组成。”要知道,弗兰克尔本人的父母、兄弟和妻子都死于集中营,只有他和他的妹妹幸存了下来。而弗兰克尔之所以能够幸存,非常具有戏剧性,在战争即将结束时,红十字会的代表来到集中营,宣布集中营和囚徒都将受到他的保护,第二天,来了卡车,要把最后剩下的囚徒带走,送往瑞士,获得自由。那些身体比较强壮的人挤上了车,弗兰克人和其他14人被编在了最后一组,当最后一班车来了后,13人上了车,弗兰克尔和他的一个同伴没有上去,他们感到惊讶,愤怒和失望,他们向医生主管抱怨。后来得知,那些被认为迈向自由的囚徒被党卫队带到另一个小型集中营,锁进了棚屋里活活烧死。在弗兰克尔有了这种种经历后,还能在自己的书中说出上面引用的话,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行为。见惯了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如何对待他们所谓的受到史上最巨的迫害,那种叫屈和咒骂,更感到弗兰克尔的了不起。


《对生活的勇气》叔本华
        对于我们的幸福,勇气是一种非常关键的、仅次于聪明睿智的素质。当然,我们无法给予自己这两种素质——前者我们得之于父亲,而后者遗传自母亲—— 但是,不管我们具备这两种素质的程度为何,通过决心和练习都可以增进它们。在这一个“铁造的骰子决定一切”的世界,我们需要铁一般刚强的感觉意识,作为承受命运、防范他人的盔甲武器。这是因为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战斗。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引起争斗。伏尔泰说得很对。“在这世上,我们只有挺着剑前行才能取得成功;我们死去的时候,手上仍然紧握着武器”。因此,一个人如果看见天空——或者只是在地平线上——出现了阴云,就沮丧气馁、怨天尤人,那这个人就是胆怯、懦弱之辈。我们的格言应该是这样的:“在邪恶面前不要让步,应该勇敢无畏地面对它。”(维吉尔语)就算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只要它的结局仍然悬而未决,只要还存在得到一个更好结局的可能,那我们就不要胆怯、犹豫,而应该努力抗争,正如我们只要还看到一小片蓝色的天空,我们就不应对天气感到绝望一样。的确,我们应该这样说:“就算世界倒塌了下来,一片的废墟也不会改变他的脸色。”
别说生命中得到的各样好处,就算是整个生命,也不值得我们为它如此心惊胆战:
所以,他勇敢地生活,英勇地面对命运的打击。——贺拉斯
但是,这有可能变得过犹不及:因为勇气会酿成冒失放肆。
一定程度的腼腆畏惧对于我们在这一世界的生存是必需的,懦弱只是畏惧超出了限度而已。培根对于畏惧所作出的语源学上的解释比保存下来的普卢塔克的论述更进一步,他的表达令人赞叹。他从“潘”——这拟人化的大自然——中引出这一点。
他说:事物的本性使所有的生物都具备了畏惧,这使他们得以躲避灾祸,保存生命。但是,这一本性却不会懂得节制有度,它总是把无用空洞的害怕和那些有益的害怕混合在一起,所有生物(如果我们能够窥见其内心),尤其是人类内心因此都充满了这种大自然所共有的畏惧。另外,这种大自然所共有的畏惧的典型特征就是它并不清晰地意识到生发这种畏惧的根据,它对这些根据是假设甚于认识。的确,万不得已的时候,畏惧本身就成为畏惧的理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全球脑控

GMT+8, 2020-4-9 19:16 , Processed in 0.06143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