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3|回复: 2

脑控经历与取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8 13: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尊敬的难友:
对于全体难友的悲惨遭遇,我都感到可惜,也深感悲伤,因为我也深受其害,苦着难友们的痛苦,所以感同身受。
这些天,我发表了一些反脑控的不同意见,我楼上与隔壁的广东湖南害人狗,竟然朝我发射强腐蚀性性的化学物质了,还具有臭烘烘懂的怪异味道,弄得我背部与眼睛都突然流血了。天上的卫星(或飞机)也朝我储存的食物里面发射怪异化学物质了,牛奶与蔬菜一夜之间就变了味道,还变质似地焦黄色了。我吃了怪异味道的蔬菜,竟然喉咙疼痛,声音有些嘶哑了,大脑也昏昏沉沉地,肩膀也又麻又痒,还想呕吐的感觉了。
其实,每个难友都经历了一段坎坷曲折的艰辛历程,每个难友的背后也都有一段感人泪下的悲伤故事。一些难友为了躲避大脑噪音与电磁摧残,或四处奔波流浪,或到处奔走呼号,或借债筹集路费上访北京,但是一个个却遭遇了置之不理或被忽悠的尴尬局面。更为可怜的是,一些难友仿佛游离于阴阳之间的孤魂野鬼般无人搭理,漂浮不定,格外悲惨!
2005年,爸爸脑溢血去世之后,在2006年,漂亮能干的三姑姑又突然脑溢血去世了。在2007年,我哥哥又突然全身很多莫名其妙的淤血与紫斑,并且精神格外低迷。周围的很多邻居都纷纷怀疑哥哥就要离我而去了。残害我家的恶魔更是在深圳市大肆宣传要让我家一年死一个人,直到全家死绝为止!我周围的那些北京名校的校花好友们也一个个突然患上乳腺癌,或子宫卵巢囊肿,或癌症等疾病。
看到自己最亲爱的亲人与好友突遭不测,我当时特别着急,也明白是高科技武器造成的伤害,于是开始了去派出所与深圳市公安局报案与上访环保局与人民代表大会等系列抗争行动。可是,由于没有证据,那些官员都怀疑我“想得过多”或者“精神障碍”。看见这种犯罪方式如此隐蔽,如此强势,如此惨绝人寰,并且游离于法律的边缘而无人搭理,我毅然辞去了在翻译公司担任高级翻译的好工作,抱着找包青天的心态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
到了北京,我上访了国家安全部,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引起了中央某些官员的重视,在北京也结交了几个有权势的朋友。虽然这些朋友为我的遭遇感到愤怒与不平,可是我却无法展示证据,他们只好爱莫能助地深感无奈了。回到家乡不久,县公安局的说,国安部来人在家乡秘密调查了。非常巧合的是,自从国安部来了家乡,我哥哥的受害症状减轻了很多,恶魔在深圳市也不敢公开扬言要“让我家一年死一个人,直到全家死绝为止!”。
我以我的坚强勇敢与深厚知识改变了全家的命运,彻底粉碎了恶魔的阴毒魔咒!最重要的是,经历这些年的哑巴亏,我倍感科学证据的重要性与法效力,所以一直非常重视人证与物证的搜集了。在日本侵华的南京大屠杀之中,如果没有国际友人提供的旧照片证据,如果没有挖出大屠杀的万人坑,日本鬼子已经篡改日本学校的教科书,歪曲侵华历史,妄图否认南京大屠杀!联合国也是根据英美人士提供的一些旧照片与挖掘出的万人坑,才判定日本侵华的滔天罪行!
不同的难友受害原因与经历各自不同,害人狗也往往安插或收买一些邻居作为线人,近距离观察难友们的各种生理变化与心理变化等。极个别难友一刀切地认为仅仅是卫星远程遥控的作用,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目前最先进的卫星根本就无法达到那么精确的分辨率。我搬家到现在这个地方,一开始,我的住处还是很好的。但是后来陆陆续续有邻居搬走,然后搬来的新邻居充满敌意,并且开始有化学物质穿墙而过地残害我。根据物理学的一些原理,物质以极快的速度与一定强度的确可以穿墙而过,但是距离一般不会超过500米。所以,这并非像极个别难友认为得那样仅仅是远程作用!
也许每个人受教育程度的不同,也许每个人受害的经历也不同,也许每个人思考角度的不同,导致对同一事物产生不同的看法。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具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继续保持自由讨论与民主发言的优良作风,这样我们才会凝聚全部反脑控力量对准反人类的恶魔!
最后,衷心祝愿难友们与家人与亲人都健康幸福,也祝愿广大难友早日挣脱脑控的枷锁,自由自在地飞翔!
网友古(872488754)
文章来源:QQ群522252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3-4-2 19:04:51
你怎么死不掉呀,没吃死你,我说坏了的东西,你还吃他干什么呀我家连李肇星都过来了呢,还国XX,我勒个去,那些鬼最喜欢骗人糊弄人他们是行家里手,估计他们都是和尚道士尼姑或者是狐狸精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3-7-14 19: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经历跟些性骚扰有点相似,他们经常性骚扰我,让我手淫,还控制我跟她们神经性交合,感觉真的像跟女性做爱,那感觉会让你痴迷,让你在痴迷中精尽人亡,他们还会诱使去包夜上网,然后刺激你的大脑,让你头痛欲裂,让你头脑血细胞破裂而亡

【参考:我现住在我哥家(武汉市蔡甸区拥军路1号2栋601号),可能因控制我的人教唆我家人让我离开找工作,好让他们再下手行坏,所以我可能会离开蔡甸,还有就是我可能是黄家捡养的】

我被人用精神交流相关的仪器控制住了,这种仪器能远程发送生物波能,被安有接收端的能接收这种生物波能,这种生物波能被还原成被人感应的精神信号,我先被这种仪器折磨了十年左右,现在又被这些人用这种仪器传输一些叛国的思想,他们竟然说脑控我是因为我有叛国恩想,要是我再闹,要告我叛国,他们现在还四处打点关系,相互勾结,不知在演什么戏,经常搞在一起,现在还打着走亲戚明义来到我住的地方,不晓得打什么坏主意,我在举报中心、国家信访局举报过他们,可至今仍没有下落,开始时我只好YY一些小说中的叛国反君的情节,缓解一下这些负面情绪,现在我真不知道我真接受了这种叛国思想,这些人进一些想把我怎么样

我知道一些人跟这种人来往:
1.原汉阳货运场的王文华,外号憨头,他自已说过,他以前是个混混,做过牢,他有个亲戚就是武汉铁路局王文君副局长,这些人在我高中时去过我的学校(原蔡甸区黄陵三中,现在是开发区三中),他们在我高三时期还杀过十岁左右的小男孩,高中一些老师知道,不过被他们收买了,我毕业时,当时的校长被分到了蔡甸区一中。
2.武汉市蔡甸区玉贤镇合贤村九组:黄国平一家,张金巧一家(他两家跟我是亲戚)
3玉贤镇上张小平一家(也跟我是亲戚)
4.汉南建总黄火山(跟我是亲戚)
5.汉阳三中胡志桥老婆(他老婆家合贤八队,与合贤九队挨着,张金巧和同谋经常去八队打牌)
还有一些人参与其中:我母亲程翠华娘家一些人,其中程熊,程小勇,杨程一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全球脑控

GMT+8, 2020-4-9 19:00 , Processed in 0.0615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